泰州市佛教协会召开安全稳定工作专题会议,为谁辛苦为谁甜

图片 2
ag亚游8

图片 1

图片 2

心然简介:陈艳萍,湖北天门人,现居武汉。从生命的原香出发,与美同行,抒写生活,乡愁,诗情以及远方。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
为谁辛苦为谁甜?这是古人讴歌蜜蜂的诗句,我也一直想当然,认为蜜蜂天生就是为人类采蜜的。大表姐夫妻二人养蜂多年,常年在外奔波,我们很少见面。清明回乡,正逢油菜花盛开,大表姐家的蜂场还未远迁,我们相约去她的蜂场买蜜。孩提时,爷爷在屋后的林子里做事,我靠在树上等他回家吃饭。靠的动作大了些,惊了树上一窝野蜂,它们突地俯冲下来,我抱头嗷嗷大叫。爷爷急了,拿起手上的麻布袋,往我头上扑打。虽是野蜂,想是与邻多年,彼此熟络,它们没有穷追猛蛰。头上火辣辣地痛,我大哭大叫,以为自己要死了。隔壁爹爹说不怕,拿一瓶风油精,往我头上倒。还真没事,过两天刺痛全消了。对风油精,从此心生崇敬,家常必备。小小瓶子绿绿液体,竟然如此神奇。故乡四月的田野,油菜花和紫云英层层叠叠,似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发散着醉人的芬芳。这是蜜蜂最可口的食粮,是故乡人眼底最美的风景。进入蜂的活动范围,表姐夫嘱咐我们看到蜜蜂要装作没看见,万不可用手拂。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虽有被蛰的经历,但没吃过大亏,又或许有主人在,满天蜜蜂在头上飞舞嗡叫,并不怎么怕。表姐临时的家,是彩条布搭成的简易帐篷。在风的鼓动下大口大口呼吸,如同一个累了的人喘不过来气。还是小学那会见过表姐。她穿着喇叭裤,骑着自行车,来外婆家走亲戚,惹得我们这群弟弟妹妹跟在她背后,看她的喇叭裤一走一甩一扫,徒生几丝羡慕。二三十年没见,表姐老了。常年的野外生活,皮肤黑得发红。帐篷一角,挂着好几块腊肉腊鱼,这将是他们半年里的荤菜。表姐割下一小块腊肉,正准备煮面条。表姐夫读过高中,善谈,原来在大队当会计,是十里八乡公认的才子。想多挣些钱供孩子们读书,和表姐经营蜂场。异地他乡漂泊,个中辛苦,脸上的风霜足以显现。许是常年放蜂孤独惯了,见我们好奇,也乐意解答,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介绍蜜蜂的生活起居。蜜蜂的世界,分工明确,井然有序,不得不说,它们是高智商的物种。采蜜是工作蜂的任务,为供应自己家族的生活所需。每天辛苦采蜜,把蜂巢装满,封住。觉得所存能够让一家人生活一段时间,它们就歇一歇。人类主动性强,总是在蜜蜂没有封住蜂巢的时刻先下手为强,打空蜂巢。工作蜂见没有蜜,赶紧再去采,唯恐家里断粮。它们飞进飞出,辛苦奔波,是条件反射。人类利用这种条件反射,让它们不断工作,最后短命累死在采蜜的路上。原来蜜蜂本不是为人类采蜜,是人类生生夺走了它们的蜜。所有的生命与生命之间,都互为对方的镜子。表姐夫妻二人,辛辛苦苦在外面奔波,和他们养的蜜蜂一样。供养完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本该休息。可是想想自己的生存保障,想想孩子们结婚买房需要钱,仍得围着蜜蜂团团转。只在心里期许:再做满这一年,再做满下一年。没有尽头,直到倒下。天下父母都这样。总想为孩子多做些,再攒些。知道蜜蜂辛苦的原因后,有些怅然,蜜蜂在我眼里没有那么伟大了,也或者说它是被人逼成的一种伟大。转念又想想,不对。被人所逼,其实是被生活所逼。作为生命个体,为生活诚恳劳作,不怨天尤人,这种精神本身就是伟大。况且它压根就没有要过伟大,它只是生活。蜜蜂面前,我人性的弱点暴露无遗。矫情。做作。人们抢走蜂粮,逼迫它们劳作,它们死了,人们再来赞美它们。这个世界,所有生命,被赞美的,往往是牺牲的。然而,从生命本身看,其实不需要过多的赞美。生命需要的是理解和尊重,然后好好活着,享受着。蜜蜂的世界很复杂,远不是我所窥视的这个角,真正的真相谁能明白呢!至多,只是以我之心度蜂之腹罢了。纷纷穿飞万花间,终生未得半日闲。世人都夸蜜味好,釜底添薪有谁怜。这是另一个古人的诗句。了解了些蜜蜂和人的关系后,更喜欢这首写蜜蜂的诗。歌颂蜜蜂或同情蜜蜂。我选择后者。

佛教在线泰州讯
2019年11月10日上午9:00,泰州市佛教协会召开安全稳定工作专题会议,各市佛教协会会长、市直佛教活动场所负责人以及各地佛教活动场所负责人参加了本次会议,泰州市民宗局宗教处处长朱太兴出席了会议。

中国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国度,各种神话故事可以说是数不胜数,既离奇又有趣,经常能吸引非常多的读者去了解、顿悟,在我国历史上有非常有趣的神话,也有非常多的神女,你知道巫蜒巴郡的神女故事吗?本期佛经故事为你解析。

会上,泰州市佛教协会会长法空法师传达了省佛协《关于做好全省佛教领域安全稳定工作的通知》精神,强调了做好安全稳定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要求全市各场所吸取近期多起安全事故教训,将维护安全稳定工作落实到实处。朱太兴处长在讲话中也强调宗教领域的安全稳定工作是重中之重,需要大家共同维护。会上,泰州市佛教协会与各市佛协、市直场所签订了《泰州市佛教领域安全生产目标管理责任书》,明确了各自的目标和责任。

《世本卷七下·氏姓篇下·姓无考诸氏》:“廪君之先,故出巫蜒巴郡南郡蛮,本有五姓。巴氏、樊氏、曋氏、相氏、郑氏,皆出于五落钟离山。其山有赤黑二穴,巴氏之子生于赤穴,四姓之子皆生黑穴。未有君长,俱事鬼神。廪君名曰务相,姓巴氏。与樊氏、曋氏、相氏、郑氏,凡五姓,俱出皆争神,乃共掷剑于石,约能中者,奉以为君。巴氏子务相,乃独中之,众皆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