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打搅我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电影剧本_游戏剧本_好文学网ag亚游8

图书出版

男人大胆,女人温柔。小雨偶尔挽着大海的手臂,偶尔将头依偎在大海胸前,仰望天空月亮,星星。这晚月色.特别迷人,—勿儿,明媚,—勿儿,躲在云中,朦?胧胧。留下瞬刻,恋人的倾诉亲吻。仿佛月亮也害羞偷看。大海,时光倒流,你会娶我吗!大海亲吻小雨的肌肤,喃喃自语,一定的,此刻你就当我,,,是,你的新郎。女的娇嗲叫一声,“郎君“。

《偷越巴黎》电影剧本文/〔法国〕让·奥朗舍、比·波斯特译/一新一九四三年。巴黎。高耸的埃菲尔铁塔剪影在苍茫幕色中显得十分挺拔,象个巨人似地,俯视着巴黎。不远处,着名的凯旋门依然挺立

《不朽的情侣》电影剧本文/〔法国〕阿贝尔·冈斯译/胡滨这个剧本描写了德国着名音乐家路德维希·冯·贝多芬的后半生,热情讴歌这位伟大音乐家的高尚心灵与博大胸怀,尽管他个人遭到很大不幸,但他始终不渝地保持着对生活、对大自然和对人类的热爱,不朽的情侣正是他终生为之奋斗和他相伴的音乐!

偷偷相爱的情种,彼此相思的狂恋,打倒一切,无谓尊卑之分。

《偷越巴黎》电影剧本文/〔法国〕让·奥朗舍、比·波斯特译/一新一九四三年。巴黎。高耸的埃菲尔铁塔剪影在苍茫幕色中显得十分挺拔,象个巨人似地,俯视着巴黎。不远处,着名的凯旋门依然挺立在香榭里榭大街上。当然,往昔的这时,四周经过精心布置的灯光已经从不同的角度把它照亮,使它显得更优美、壮丽了。但是,今天,没有灯光,没有川流不息的车辆围绕着它驶向十二条大街。这着名的“星形广场”在夜色中不免显得有点凄凉……踏在路面上的军靴声有节奏地从远处朝着“凯旋门”传来。人们淅渐地看清了:这不是法国军队,而是德国军队。他们趾高气扬地荷枪前进,完全是占领者的姿态。他们在巡逻,他们紧张地注视着四周。但是,他们看到的不过是稀少的行人,偶尔经过烧木炭的汽车和人力三轮车夫低着头费劲地蹬车行进……这是战时的巴黎,被占领的巴黎景色。第1场。巴黎街上。傍晚“马比翁广场”的地铁出入口。一个德国兵蹓蹓跶跶地走着,与几个行人擦肩而过。行人急忙闪到一旁,匆匆走下地铁入口处的台阶。突然,传来用小提琴演奏的《马赛曲》。一个穿长大衣的壮汉在入口处买了一份《今日报》,然后步入地铁入口处和台阶。他匆匆忙忙地下台阶,我们看到在台阶的中层台面上有一个盲人,演奏小提琴的正是他。他脚边放着一个军用饭盒。有几个地铁乘客从他身边经过,随手扔了几个硬币在饭盒内。一个妇女从地铁深处拾级而上,走过盲人身边时突然站定,她打开手提包取出一个硬币,投入饭盒内。妇女对盲人说:“你当心!”说罢,她匆匆离。但盲人却继续演奏《马赛曲》。这时,一个德国军官口叼雪茄烟步入地铁。当他经过盲人身边时,顿时站定,打量了一下盲人,接着就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硬币投入饭盒内,然后,往地铁深处走。这时,一对中年男女从他身旁走过。显然,他们是刚出站的乘客。男的四十余岁,身穿一件长皮茄克,头戴一顶软礼帽,背着一只手风琴,他叫马尔汀;女的三十五岁左右,显然是一个普通妇女,但脸部表情开朗,两眼显得温柔。她穿着一件廉价的羊皮大衣,拎着一只假鳄鱼皮的手提包。她是玛丽埃特。当两人上台阶,走到盲人身边时,不禁为他依然在演奏《马赛曲》所吸引并愕然停步。马尔汀转向他的妻子。马尔汀:“你看,他倒真敢嗨!”玛丽埃特带着嘲讽的口吻:“这不是敢。这叫勇敢!你啊,你永远也做不到!”马尔汀被刺痛了,但又要争回面子:“可我不讨饭……我会做到的。”两人走上路面,玛丽埃特突然看到一个农民牵着一头奶牛,脸部凑近张贴在地铁出入口处的地铁线路图,用手指顺着线路,在寻找自己要的站名。玛丽埃特走到农民旁,笑着对他说。玛丽埃特:“你想带着牛乘地铁?”农民转向玛丽埃特,困惑地问她:“行吗?”玛丽埃特:“眼下还不行。以后就让乘了。”农民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绉成了团的纸,吃力地念着一个地址。马尔汀凑近他:“你找什么地方?”农民:“伏季拉。我找不到路了。”马尔汀:“不是这儿。你一直往前走,到邓菲尔,那儿,你会看到一头狮子,然后,你再打听……”农民牵着奶牛离。玛丽埃特带着羡慕的眼光目送他远,然后挽马尔汀的手臂。她赞赏地叹了口气说:“你见了吗?……这可是值钱啊!”说罢,他俩离。农民带着奶牛愈走愈远,但是,从他身边走过的行人却情不自禁地都转身看他手牵的那头奶牛。第2场。波里伏大街波里伏大街上的一家铺子。招牌上写者“食品—酒类”。玛丽埃特和马尔汀沿着长长的购物者的队伍走来。当他俩走过杂货铺的大门时,马尔汀谨慎地朝着正在接待顾客的店伙让比埃打了一个彼此心中都有数的招呼。然后,他继续带着玛丽埃特朝前走。当他走近两扇贴近街面的气窗时,他有意放慢脚步,侧耳倾听,然后,对他的妻子说。马尔汀:“嗨,你听见了吗?”玛丽埃特:“没有啊。说不定他在打瞌睡……”马尔汀:“他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哩……”他俩来到杂货铺的旁门前。马尔汀准备进,但玛丽埃特却停步,站住不走了。马尔汀:“进啊!”玛丽埃特:“不,我可不愿看那场面,恶心死了。”说罢,她就指着马路对面的一家小咖啡馆说:“我在对面等你,我只有这个办法。”马尔汀冷淡地:“好吧!”他说罢,就开门进,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大门,深怕碰撞了自己背着的那架手风琴。马尔汀穿过庭院,走进一间房内。第3场。后店堂马尔汀进入杂货铺的后店堂。这时,杂货铺店主让比埃也从营业室进来。让比埃的岳父急忙捻亮了放在室中央桌上的一盏煤油灯。让比埃对马尔汀:“啊!……总算来了……可来得不算早啊……爸,把灯捻亮一点……因为,今晚是肯定要动刀子的。”第4场。杂货铺前的大街上女店主让比埃太太手持用来闩铁门的长棍,从杂货铺的营业室出来。她推开依然排着队伍的顾客。让比埃太太:“什么也没有了……都走吧。”顾客们愤怒地抗议。让比埃太太佯装和善地说:“可你们要我卖什么呢?……卖墙?”顾客们发出不满的抗议声。但让比埃太太却泰然地拉下了铁门。第5场。后店堂让比埃太太进入后店堂,这时三个男子:她的父亲、丈夫和马尔汀正在做准备工作。她从衣钩上取下一条围裙系上,然后又把靠放在墙边的一条短棍拿了过来。让比埃掀开地扳上的一块木板,通向地窖的小木梯立即出现。他威严地、象军队的长官那样,率先走下木梯,然后是他的岳父,接着便是拿着已经准备演奏的手风琴的马尔汀。从地窖中传来了不寻常的嘎叫声。让比埃太太急忙关上木板。第6场。在地窖中这是一座可以说是相当漂亮的地窖,放满了各种物品:有一袋袋的蔬菜和豆类食品,有盛放食物的纸盒、酒桶,而地窖的穹顶上则挂着一串串各式香肠和火腿。让比埃走到一只藤箱旁,然后转向马尔汀,对他说:“快,奏乐……”由于身背着手风琴,马尔汀艰难地走下小梯,他显得胆怯、紧张。马尔汀:“奏乐?奏乐?……这合适吗?”让比埃:“当然合适。这年代本来什么都不合适……快!你究竟干不干?”马尔汀怯生生地走到墙角,开始演奏一首牧歌式圆舞曲。让比埃和他的岳父围着藤箱忙碌着,后总算打开了箱盖。嘎叫声愈来愈大。这时,一个大猪脑袋突然挤出箱盖,而肥猪还想摆脱箱盖,于是,就翻倒了藤箱,也冲出了藤箱,在地窖中连叫带嘎地乱窜。一片混乱在地窖中出现了。让比埃愈来愈激动、慌张I:“响一点!音乐响一点!音乐!……我的天啊!”肥猪朝着躲在墙角的马尔汀冲。马尔汀慌忙跳上一只酒桶。已经系上围裙的让比埃太太手持短棍赶来,让比埃本人也忙于追猪。当然,他的岳父也没闲着。让比埃愤怒地:“我说音乐“…天啊!……音乐!”马尔汀在酒桶上开始拉手风琴。由于身高窖顶矮,他就不得不弯着腰、紧张地边演奏,边看着……让比埃手持一条粗绳紧追肥猪不放……让比埃的岳父站在墙边,象一个足球守门员一样,等着肥猪窜过来……让比埃高举短棍在显示自己的威风……马尔汀尽力演奏。猪也在嘎叫。它的表现更激怒了追赶它的众人。让比埃太太把短棍递给自己的父亲。她走近已经快抓住肥猪的让比埃。他扑了上,想抓住肥猪的腿。可惜他只抓住一条腿,还让肥猪挣脱了,而让比埃自己却来了个“嘴啃泥”。站在一旁监视的让比埃太太也想试试自己的能力,要抓猪腿。马尔汀继续演奏着自己的牧歌式圆舞曲,尽管他眼前明明是一场激烈的人畜追捕战。让比埃在一旁喊道:“不要这个曲子。要是你害怕,就让我来拉!”人畜之战在继续。马尔汀改奏了另一首乐曲。让比埃终于抓住了肥猪的后腿。他也把自己的妻子撞得左右摇晃,差一点倒下,但他总算把肥猪的前腿也抓住了。让比埃成功地用粗绳捆住了肥猪的前腿。他的妻子和他又合力抓住肥猪的双耳,将它翻倒在地。肥猪尖声嘎叫,拼命挣扎。马尔汀紧张得满头大汗,尽力拉着手风琴,把音量提得高高的。让比埃的岳父走到肥猪前,成功地把短木棍插入肥猪的嘴中,这就使肥猪只能发出尖叫了。这时,他又帮助让比埃和自己的女儿死命按着肥猪,用粗绳把它捆绑得紧紧的,抬到桌上。让比埃十分兴奋:“刀!……快!……刀!”马尔汀还在演奏,但从他的脸部表情看,显然,他腻味了,他甚至想吐。他闭上眼膪……拉着手风琴。当他鼓起勇气,睁眼看肥猪时,他看到——让比埃在不断挣扎的肥猪下方放了一个小木桶,然后紧抓肥猪的前腿不放;这时,让比埃太太又从另一个地窖找来了一把刀,递给了自己的父亲。让比埃太太,“爸,你来下刀!”让比埃太太的父亲谦虚了一番,说:“啊,我不行……要是我知道……”但实际上却带着明显的满意心情,接过了宰刀。让比埃:“来吧,来吧,总得试试嘛!”

《不朽的情侣》电影剧本文/〔法国〕阿贝尔·冈斯译/胡滨这个剧本描写了德国着名音乐家路德维希·冯·贝多芬的后半生,热情讴歌这位伟大音乐家的高尚心灵与博大胸怀,尽管他个人遭到很大不幸,但他始终不渝地保持着对生活、对大自然和对人类的热爱,不朽的情侣正是他终生为之奋斗和他相伴的音乐!影片中的人物、情节基本上是真实的,但时间次序有所调整,个别事件与史实有所出入,个别人物性格也作了艺术加工,因此不能将它视为一部传记片。根据剧本于1936年拍摄成一部采用默片时代常见的字幕体叙事方式的黑白影片。影片的字幕时而介绍时间、地点,时而据引名人撰述,时而吐诉导演的主观感慨,夹叙夹议,别具一格。片中不少处采用了贝多芬的音乐,情景交融。影片在表现贝多芬耳聋时,使用音画分立的手法,先使用一长段有画无声的镜头,又使用了一个固定镜头,此时出现一组风声、水声、钟击、鸟鸣、打铁、洗衣的音响组合,摄影、音响的配合也令人回味无穷。这部影片的编剧、导演和剪辑是法国着名电影艺术家阿贝尔·冈斯。他一生拍过六十多部影片,有名的是关于拿破仑生平的影片。冈斯还是一位电影技术的巨匠,他的发明使他获得了一系列专利权(1926年,全景银幕、多景银幕和可变银幕;1932年,与安德烈·德布里合怍,配景音响;1938年,字画仪等)。影片中的贝多芬由法国着名电影明星哈里·堡饰演。——译者字幕:我终生信仰上帝和贝多芬。理査德·瓦格纳1801年,维也纳。在高龙坝的林间空地上。这儿绿草如茵,阳光明媚,风景宜人。一群盛装的青年男女在草地上追逐欢跑,传来阵阵欢笑声。另外一些青年围聚在一架钢琴边,一个身着白色纱裙,容貌俊秀的年轻贵族姑娘在弹琴,她是贝多芬的学生朱丽叶。演奏刚刚结束,拿声四起。众人:“妙极了!太妙了!”朱丽叶:“不敢。掌声应属于贝多芬。他是上帝,是美好的梦!”一位年轻的亲王:“你为这个上帝奏了一支衷曲,朱丽叶。”一个姑娘面对亲王发问:“您表妹拜贝多芬为师了吗?”一位妇女将姑娘拉住:“问朱丽叶好了。”妇女问朱丽叶:“沙特罗问你,你是不是贝多芬的学生?”朱丽叶:“我们三个人都是他的学生。”朱丽叶身边的一个姑娘插话:“只有他肯教我们。”朱丽叶:“他是天才。”亲王:“一个真正的天才。”名叫沙特罗的姑娘又问:“贝多芬长得什么样?他漂亮吗?”朱丽叶:“不漂亮。可是……他与众不同。”妇女转身问身边的一个姑娘:“她说得对吗?黛莱丝。”众人将目光转向黛莱丝,这是一个端庄美丽的姑娘,她那聪慧的双眼炯炯有神。她身上的长纱裙与朱丽叶毫无二致,她也是贝多芬的学生。黛莱丝:“对,我也这么看。可是贝多芬为什么偏宠朱丽叶呢?”亲王帮腔:“没错儿。”朱丽叶:“不,不。没那回事儿。他对我们三人一样好,一样……”亲王:“沙特罗,你知道吗?今晚贝多芬到这儿来,是因为……”沙特罗:“……朱丽叶在这。”黛莱丝盯着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目不转睛。朱丽叶发觉了。朱丽叶:“你们好看看谁被那棵‘贝多芬’勾住了。黛莱丝!我说得对吗?”黛莱丝如梦方醒,急转目光。这时,侍从手持托盘走到朱丽叶身边。侍从:“维也纳来的邮件。”朱丽叶从托盘上接过信。黛莱丝反唇相讥:“可没人给我们来信啊!”亲王念信封:“朱丽叶小姐收。他真没给别人写!”朱丽叶仍旧出神地望着信封:“……是他写的……不错,是他写的。”妇女径直来到朱丽叶面前:“他每天一封啊,亲爱的,一天一封。”朱丽叶扭身跑开,她回过头来兴奋地叫着:“这可怨不着我。”众人渐渐四散而。黛莱丝一人来到被唤作“贝多芬”的大树下。她望着粗壮的树干,繁茂的枝叶,倾听着沙沙作响的叶声,心里涌起阵阵激情。黛莱丝:“贝多芬,我像一缕细枝,在风中抖动。与你遥遥相望。你是那么高大,我怎么能来到你的身边?你听到我的话吗?你感到我的心跳吗?你愿将我们的爱永远藏在心里吗?噢!大树,你回答我了。……他也……一定会回答我的。”贝多芬家。贝多芬兴致勃勃,一边高声歌唱,一边在乐谱上修改着什么。房间里摆着一架旧钢琴,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突然,他发现在朱丽叶的画像上面有一只鸡蛋,他急忙将鸡蛋拿开。贝多芬:“瞧瞧,多不当心。你这种人得赶出!真是顽固任性!你把这玩意儿放到这么贵重的画像上。看看,这儿多脏啊!艾丝苔尔!你给我竖起耳朵来!你过来,艾丝苔儿!”厨房的门慢慢打开,一个脑袋悄悄探入。贝多芬用足气力掷鸡蛋,鸡蛋打在来者脸上,蛋碎汁流,来者狼狈不堪。此人是贝多芬的好友,小提琴手朋吉亚德。贝多芬:“啊?!可怜的人!都是这个坏娘儿们的主意,一定是她让你走厨房门的。”门后,贝多芬的女管家艾丝苔尔站出来,她放声大笑。贝多芬:“可怜的朋友……她还笑呢。”朋吉亚德擦了擦脸,满不在乎:“我可是吃过饭了,啊?哎,昨晚我构思出一段精彩的旋律,你们听。”他拉起小提琴,这悠扬的曲调恰恰是刚才贝多芬唱的。贝多芬:“你这个窃贼!这是我今天早晨才想出来的,你怎么知道的?”朋吉亚德头一昂,嘴一撇,眯起双眼,晃动着肥大的身躯离开了。艾丝苔尔忍俊不禁,放开喉咙唱了起来,贝多芬恍然大悟。贝多芬:“又是你,你这个狐狸精!”艾丝苔尔笑着跑开了。贝多芬推开窗子,丽日和煦,大道上走来一个骑马人。贝多芬:“啊,你好,伯爵。在散步吗?”伯爵笑容可掬:“承蒙上帝恩宠让我见到你,我亲爱的贝多芬。我歌剧院排练舞剧‘特里亚德’。可是……”贝多芬:“可是什么?”伯爵:“有几段音乐还不够充实。”贝多芬:“噢。参考这个吧,你一定能搞出名堂的。”伯爵:“万分感谢你,我亲爱的贝多芬。我愿随时为你效劳,再见。”贝多芬:“走好。”伯爵:“谢谢。”望着伯爵的背影,朋吉亚德责怪起来:“他这儿抄一段,那儿抄一段,你的音乐都被他抄了。”贝多芬眺望窗外,大地春风,生机盎然。小鸟在树体枝头间欢跳。贝多芬:“好老弟呀,鸟的歌唱是属于大家的。”朋吉亚德发现贝多芬手指上戴的戒指,他望着上面的雕像:“是朱丽叶吗?让我看看!”两人望着姑娘俊秀的面庞。贝多芬陷入情思:“两年来我第一次尝到幸福的滋味。”朋吉亚德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酒杯、酒瓶上面:“我跟你直说吧。你现在白天酒不离口,晚上又不睡觉。我劝你冷静地想想,万一事情并不合你心愿呢?”贝多芬:“你过海里金史塔磨房吧,那是个寻死的好地方。现在我还想活下,我应当找个女人,只有结婚能救我……”朋吉亚德:“音乐呢?”贝多芬:“音乐?它只是我生活的陪衬。”朋吉亚德:“得啦,别耍浪漫了。”贝多芬直视朋吉亚德,郑重其事地对他说:“你以为生活就是要把爱情奏出来,唱出来。而依我看,生活本身就是爱情。”字幕:贝多芬经过一个邻居家时,看到百叶窗紧闭,十分吃惊。——悲怆奏鸣曲的由来室内传出阵阵哀伤的、呼号声。一妇女声:“我的宝贝,我的女儿,我的小亲亲,我不让你!不,这不是真的!宝贝啊!你不能死,这不是真的!”贝多芬推门进入大厅,一位妇女身着丧服不停地哭喊。床上,一个女孩被花丛覆盖。妇女:“噢!你们把她给我留下!我亲爱的,我的好孩子!她是我的天使!我的小美人!把她给我留下来吧!我要和你一起,孩子、我亲爱的!我的姑娘!我的小亲亲!我的小丫头!亲爱的,你倒说句话呀!妈妈不让你走,孩子,妈妈和你一起走……心肝儿啊!宝贝!女儿呀,我亲爱的女儿……”女人的嗓子喊哑了,可这凄惨的哭号仍不停止。贝多芬取下围巾,坐到钢琴前,伴着声声欲绝的哀号弹起琴来。这凄婉悲恸、感人肺腑的乐曲,渐渐转入雄浑激昂,光明仿佛降临到这黑暗的屋室中,照亮了躺在花丛中的孩子。她仿佛获得了新生,摇动着满头金发,对着母亲微笑。母亲又惊又喜,她感到自己摆脱了世间一切烦扰,与孩子来到一个明媚的天堂。母亲的眼泪止住了,她眼中闪动着喜悦的泪光,感激地望着立起身的贝多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