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幽默故事,萨乌利和鹰王

诗词歌赋

一天夜里,在靠近乌克拉奥卡马森林的山坡上发生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古牙拉高人偷袭了巴拉温人的村庄,焚烧了他们的房屋。火光下,箭和标枪呼啸而过,石斧和石刀来回飞舞。
巴拉温人对敌人的突然袭击毫无戒备。当第一座房子起火的时候,他们还在梦中。村里顿时一片混乱,巴拉温人四处逃散,但是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下,他们一个个地倒在血泊中。
朝霞映红了东方,废墟上冒着青烟,村里死一般的沉寂。那情景真是惨不忍睹!太阳似乎不忍心看着残忍的“胜利者”所制造的这一幕悲剧,因此唤来满天的乌云遮盖遭到洗劫的村庄。村里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气,只有被抛弃的尸体,死者的幽灵留存在这座原始森林中。
村里只有一个印第安人侥幸地活了下来,他就是年轻的萨乌利。他像其他被杀害的人一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他担心幽灵发现他后会把他带往阴曹地府,一旦到了那里任何人也休想再回到这个世界上。
萨乌利躺在地上,一直等到所有的幽魂走进阴曹地府。他现在孤苦伶仃,没有一个亲人和同伴。
他想逃走,可是逃到哪里去呢?会不会再碰到敌人呢?想到这里他又动摇了。正当他左右为难,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群鸟黑压压地穿过云层出现在天空中。他定神一看,原来是一群老鹰。成千上万只鹰向尸体飞来,准备分享令人胆战心惊的盛宴。这时,一个念头突然来到萨乌利的脑海,迫使他又重新装死躺下。
他要是猛然站起来去抓其中的一只鹰,其他的鹰必然吓得仓皇逃走。如果他能捉住一只鹰,把它牢牢地拴在树上,今后他就不会感到孤单了。
萨乌利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耐心等待着。一只白头鹰来到他的上空盘旋着,并开始慢慢地飞下来。当白头鹰正要落地的一刹那间,萨乌利忽然跳起来,紧紧地抓住了鹰的两只爪子。白头鹰还没明白过来,萨乌利已经抓住它并把它拴在一棵树上了。其他鹰吓得心惊肉跳,立刻张开翅膀飞走了。
萨乌利不再感到孤独了。他掩埋了印第安人的尸体,用树枝搭了一间棚子,并用树叶把小棚子隐蔽起来,当他饥饿时,他就出去打猎。
ag亚游8 ,时间很快地过去了,白头鹰跟它的主人越来越熟悉,最后竟不需要把它再拴在树上了。它常常站在树枝上,睁着两只精明的眼睛望着萨乌利。有时候白头鹰还陪他一块去打猎,因为鹰善于捕捉动物。
一天,白头鹰独自留在家里。萨乌利大清早就起来打猎去了。临走前他告诉白头鹰把前一天捕到的鱼看守好。
当他回家以后,竟发现一个激动人心的奇迹。他看见已经烧好的鱼摆在桌子上正等着他,红烧鱼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屋子。
“是谁这样关心我呢?”萨乌利喃喃地说。他思前想后,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样的好心人。屋里只有白头鹰,它拍打着宽大的翅膀,默默地在萨乌利的身边跳来跳去。
从那以后,每当萨乌利回到家里,饭菜就已经在桌子上摆好了,他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
有一天,他装作和平时一样打猎去了,但是他绕了一个弯很快就又回来了。他看见了什么呢?一个美丽的年轻姑娘正在把肉炖在火上。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条用珍珠做成的项链,奇怪的是白头鹰却不见了。
年轻的姑娘并没有觉察到萨乌利已经回来,她正在专心致志地准备饭菜。当萨乌利突然出现在她的身边时,她吓得不知所措。
“你是谁?”萨乌利问。他和姑娘一样感到十分吃惊。
“我是鹰王的女儿。”年轻的姑娘温情脉脉地回答说。她向他讲了自己的身世:

冯玉祥当旅长时,有一次驻防田川顺庆,与一支“友邻部队”发生了一些矛盾。这支部队将骄兵惰,官长穿黑花缎马褂,蓝花缎袍子。在街上摇摇摆摆,象当地的富家公子一样。

狼紧跟在羊群后面,但没伤害它们。起初,牧羊人把它视为仇敌,一直小心防范着。后来见狼只是跟着,没有袭击羊只,没有要偷抢的迹象,牧羊人心想它或许是来看守羊群的。又过了一段日子,牧羊人有事要进城,只好把羊群留下,托狼照料。这时,狼见时机已到,便大开杀戒,吃掉了不少羊。牧羊人回来后,见了惨状,叹息道:“我是自找倒霉,为什么把羊群托付给狼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