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贺升官,男孩和蛇

图书出版

马没有负载,骄傲地游走,一匹驴子拉着满载的车子跟在后头,很苦,它呻吟着请求,“好朋友,帮帮!
不要使我把气力使光!
请你帮我驼一半,对你只算玩玩,这样,位着这样的东西,我不致昏头转向!”
但是,马笑了笑,对它的请求不管,它还跳起舞来,高傲地讥讪,等到那驴子实在熬受不了重担,跌倒下来,嚎叫,“天杀的!”
气断。
现在,那匹高傲的马必得把全部驼上——驴子驼的重载,和死掉的驴子全算。

一个人升了官,亲友们都来向他庆贺。
他看见这么多人来奉承他,立刻骄态溢于眉宇,目中无人起来。后来,他碰到了老朋友,也目高于顶,不屑和他们打招呼了。
“你是谁?”他问一个老朋友。
“上帝呵!”这个很机警的朋友叹息着,“我非常替你担忧,一个人一旦显扬成名,他立刻会失去视觉,失去听觉,失去记忆,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

男孩在玩一条温驯的蛇。
“我可爱的小畜生,”男孩说,“要不是你的毒牙给拔掉了,我才不去跟你这样亲近哩。你们蛇都是些最凶残、最忘恩负义的东西!我读过一则寓言,讲一个贫穷的农夫出于怜悯,从篱笆上拣来一条冻僵了的蛇揣在自己温暖的怀里,这条蛇也许就是你的祖先吧。可这凶恶的家伙刚一苏醒,立刻咬了它的恩人一口,善良的农夫不得不死去。”
“我感到惊讶,”蛇说,“你们写寓言的人竟如此不公正!要让我们来写就完全是另一个样子。你那位善人以为蛇真已冻死,加上那又是一条色彩鲜艳的蛇,他就把它揣进怀中,准备回家去剥下美丽的蛇皮。难道不是这样吗?”
“嗨,住嘴,”男孩反驳说,“没哪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找不到理由为自己开脱。”
“说得对,我的儿子。”在一旁听了这场争论的父亲抢过话头。“不过嘛,当你听到一桩异乎寻常的忘恩负义的事例时,你可得先把全部情况都调查清楚,然后才给人家烙上那可憎的耻辱的印记。真正的行善青很少遇上忘恩负义之徒。是的,为了人类的荣誉,我希望——永远下会遇上。反过来,那些怀有利己的小算盘的行善者,我的儿子,却活该受到别人忘恩负义的对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