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学的空间在哪里,网文分分钟刷出来仅靠网络监管挤不干

书画名家

如今,短视频平台上的网红节目动辄几万、几十万的点赞;一篇看似平淡无奇的微博文章可以赢得高达几百万、几千万的转发、评论;一些营销类微信公众号的文章一不留神就是“10万+”……

近日,“北京市新闻出版局2019年北京市向读者推荐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入选名单公布,点众科技现实题材作品《芳杜花正发》在众多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入选推荐名单。

根据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电视剧《甄嬛传》《琅琊榜》《天盛长歌》等在海外多家视频网站上线并受观众欢迎,《全职高手》《诡秘之主》等网络文学作品在国外也有相当高的人气。

但你知道吗?这些流量爆款,有的确实源于其内容优质,有的则是几乎完全依赖某些“灰色手段”。

此次活动自4月份开展以来,共征集22家网络文学出版单位上报的132部作品。经过专家初评、复评、终评等程序,最终遴选出包括《芳杜花正发》在内的21部作品拟向读者推荐。

在日前举行的第五届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西湖论坛”上,与网络文学有关的这些现象引发了与会人士的高度关注与讨论。不少学者和专家表示,经过逾20年的成长壮大,网络文学不仅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版图上的重要一块,而且取得了越来越广泛的国际影响。当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网络文学已经展现出极大的传播影响能力以及更好的拓展空间,它将助推中国文化更好地走出去。

群控软件让爆款网文轻松诞生

点众科技现实题材作品《芳杜花正发》以建国70周年为时代背景,讲述了中原贫困人家柳家含辛茹苦供养儿子上学,毕业后服务一家南方大型国有企业,几代人依托企业所发生的故事。它以真实的家庭生活和工厂三代的奉献者随着改革变迁展现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为主线,表现改革大潮流下的时代变迁发展,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

表达方式上的世界性,使得网络文学更容易被海外受众接受

一台装有“手机群控”软件的电脑,与30部手机相连,将30个微信号一一在30部手机上登录后,工作人员操作30个微信号搜索同一篇公众号文章,点击一下按钮,30个微信号同时将文章打开。再点击“一键转发”按钮,30个微信号的朋友圈便先后出现了对这篇文章的转发。

主人公柳溪,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勤奋,从一名土生土长的农民幸运地成为祖国的第一批天之骄子,顺利到北京就读。学成归来之后,响应国家号召来到南方一家国有大型企业,从此扎根此地,结婚生子,并逐渐成为企业的一名优秀专业技术人才。几年后,母亲带着弟弟妹妹与柳溪一家团聚,家庭不断增添新成员,但各种生活琐事也随之而来。

全球化大背景下,网络文学展现出越来越显著的跨文化融合优势,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网络文学作家拥有表达方式上的天然优势——他们使用的世界性语言很容易被海外受众接受。暨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郑焕钊说,网络文学中常见的“穿越”“重生”等情节,实际上就是对应我们生活中“线上”“线下”两种状态。这种类似平行世界的体验是互联网时代全人类所共有的,几乎不存在理解上的门槛。

这也就意味着,仅仅几秒钟时间内,该文章便获得了30个阅读量。“按这样的方法去操作,刷出几万几十万点击量都很容易,最多几个小时。”有知情者说。

所幸岁月没有辜负柳溪,柳溪亦没有辜负岁月。事业上,柳溪已经成为独当一面的技术专家,生活中,一家人也在锅碗瓢盆交响曲中奏出和谐的音符。事业成功,家庭幸福和兄弟姊妹的相亲相爱,让柳溪在平凡生活中品尝成功的滋味,也品尝爱与被爱的滋味。

另一方面,在网络文学创作中可以看到,将取材中国传统文化的故事与欧美想象文学、魔幻文学的元素融合的作品不在少数。就拿被网友评为到目前为止的今年最佳网络小说《诡秘之主》为例,小说以中世纪维多利亚为时代背景,融合了当前在海外拥有大量粉丝的蒸汽朋克和“克苏鲁”等元素。不过正如17K小说网创始人刘英所分析的那样:“尽管在文化元素上趋同,但其故事的核心思想还是中国式的,妙在它将中国元素和网络文化里流行的世界元素融合起来,让欧美读者在阅读和理解上不会有困难。”可以说,正是历史悠久的中华文化为中国网络文学提供了更丰富的养料和更独特的内核,使其在世界通俗文学领域脱颖而出。

“上面就是造就‘10万+’网文的灰色手段之一,即利用所谓的群控软件等实现流量造假。”10月9日,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网络与对抗研究所所长闫怀志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市面上此类软件众多,主要功能是社交软件消息的自动群发、多群群发、定时发送朋友圈、关键词回复等。这种方法可实现用一个终端软件控制多台智能终端进行消息群发等,可以低成本、高效率实现网文的自动推广。

柳溪退休那年,他的三个孩子都已经在这家国有企业里各司其职。大儿子柳文学成为一名企业的管理者,二儿子柳文化成为一名技术工人,而宝贝女儿柳文文成为了一名科研人员。一家的天之骄子,让柳家在这个大型的国有企业里成为一个传奇。丰盈的似水流年,在四季中悄然溜走。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思想,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做派。柳家三兄妹的孩子也在逐渐长大成人,性格迥异的孩子们让这个家更是呈现出万花筒般色彩缤纷……

向现实主义转向,以现实意义上的书写推动网络文学走入人心

闫怀志介绍,群控软件技术并不复杂,通常有两种模式。早期的传统群控是基于模拟点击,被控手机连接上电脑之后,手机投屏到电脑上,通过电脑来操控手机及手机上的应用软件。目前,常用的群控方式是基于底层数据传输,手机只要连网,就可以被群控软件所控制,所有操作均通过数据传输模式,大大提高了效率。群控软件通过底层定制,来模拟人工操作,实现控制社交软件操作的每一个细节。使用新的群控软件,可轻松实现1个群控软件控制数百个社交软件账号,操作简单便捷,成本低廉。

网络文学的空间在哪里,网文分分钟刷出来仅靠网络监管挤不干。此前,《芳杜花正发》曾入围2019年中国“网络文学+”大会“年度十大影响力IP”榜单。如今,《芳杜花正发》又再次入选“2019年北京市向读者推荐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名单,不仅体现出这部作品的精品价值意义,同时也对点众科技继续现实题材作品的挖掘具有莫大的鼓舞。未来,点众科技也会继续努力,推出更多抒写伟大时代、反映深刻变革、唱响中国声音的优秀现实题材作品回馈读者、回报社会。

作家麦家的观点是:“一部作品要走向世界,首先要走入的是人心。”而走入人心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关注人的心灵世界在现实意义上的书写。近年来,网络文学向现实题材的转向,正是从这方面为自己走向世界打开了一扇大门。

“10万+”背后利益催生刷量黑产

北京市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长期研究网络文学。她注意到,近年来,网络文学中关注当下、描写现实题材的作品越来越多,出现了《大国重工》等一批质量上乘的现实题材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