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声音美美与共,网络小说不等于幻想小说

ag亚游8 1
图书出版

回首2017年中国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进程,有很多令人欣喜的文学事件发生,有众多的少数民族青年作家投身于文学创作,更有优秀的文学佳作和批评文章涌现。作为一位旁观者和文学丛林中的旅行者,我尽可能勾勒出自己的阅读视图,试图从个人的视角观察2017年少数民族文学的创作现场。

6月29日,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大赛获奖作品影视签约仪式暨第三届大赛推进会在沪举办。本次活动主题名为“倡现实题材创作,扬网络文学正能量”,旨在阶段性总结第三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题材征文大赛情况,并组织作家交流探讨创作心得及未来创作方向。

7月2日至6日,由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广东网络作家协会、阅文集团、《网络文学评论》杂志社协办的广东网络作家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高级研修班在广州举行。来自全省各地的优秀网络作家和阅文集团总编辑林庭锋、副总编辑侯庆辰等近百人参加学习。

丛书出版热潮彰显民族文学丰富性

现实题材写作帮助网络文学打破套路化

这是全国首个、也是规模最大的网络作家集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专题研修班。培训班主题是深入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文艺思想,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进一步提高网络作家队伍的思想政治素质和文学创新能力,大力推动新时代网络文学繁荣健康发展。

文学出版是展现文学创作活力的一个重要维度。2017年,少数民族文学出版成果颇为丰富。首先要提及的是《中国当代少数民族儿童文学原创书系》。这套丛书由专注于少数民族儿童文学研究的学者张锦贻主编,包括10部反映当代少数民族儿童情感生活的原创长篇文学。这些作品独具一格地分别以藏族、维吾尔族、回族、蒙古族、哈萨克族、景颇族、壮族、拉祜族、土家族和满族的儿童生活为创作背景,在艺术上体现了多样化的族群特性和各民族文学的独特魅力。

2015年,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指导、阅文集团主办的首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题材征文大赛在上海启动。至今已是第三届。

广东省作协党组书记、专职副主席张知干出席开班式并作动员讲话。他指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网络文学肩负着新的文学使命,广大网络作家要明确形势任务,把握努力方向,抓住历史机遇,坚持勇于担当,努力奋发有为。在新时代,广大网络作家必须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坚持不懈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习近平文艺思想武装思想、指导创作。这是事关网络文学繁荣健康发展的核心和关键问题。网络作家作为文学工作者,从事的是意识形态工作,责任重大。必须把握政治方向,掌握根本遵循,明确社会责任,切实担负起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精神文化动力、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精神文学需要的时代使命对文学工作提出的新要求。

《中国新疆少数民族原创文学精品译丛》之前已经出版了30卷,在2017年又继续出版了第31至40卷。丛书囊括了新疆当代十几个少数民族的多种体裁的文学作品,展示了近年来新疆文学的发展成就。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作品在以本民族文字出版之时,在本民族读者中已产生了广泛影响。一批优秀的翻译家,如铁来克、张宏超、古丽娜尔·吾甫尔、狄力木拉提·泰来提、哈依夏·塔巴热克等,积极投身于翻译之中,使这些作品在最大程度上实现了译作与原作的贴合。

第三届征文自2018年初启动至今已收到3500部作品。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彭卫国称,现实题材征文大赛这一平台已孵化出了许多优秀的现实题材作品,如第一届获奖作品《复兴之路》《二胎囧爸》《相声大师》等5部作品已出版纸质书;第二届获奖作品《大国重工》、《明月度关山》和《朝阳警事》将于今年8月由文艺出版社出版纸质书;《韩警官》、《贼警》的影视版权已签约,将以影视形式与大众见面。

张知干强调,新时代需要什么样的网络文学?这是广大网络作家都要认真思考的创作方向问题。网络文学是当今时代走近社会、走进大众最广泛深入的文学形式,对社会大众的思想影响很大。必须牢固树立正确的创作导向,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理念,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贯穿文学创作中,通过作品振奋民族精神、引领社会风尚、陶冶高尚情操,努力为人们提供丰富健康的精神食粮。广东网络作家群体数量大,拥有30多个“大神”级作家,但是创作出有全国影响的网络文学精品还是不够多。网络作家必须明确创作目标,增强文学自信,发挥广东优势,坚持创新发展,努力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以本土重大现实题材为突破口,以充沛的激情、生动的笔触、感人的形象,创作生产出更多体现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反映伟大时代变迁、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优秀作品,进一步擦亮文学粤军名号。广东省作协将以全面深化作协改导为契机,进一步拓展工作的覆盖面,切实加强对广大网络作家的联系服务,努力建设一友规模宏大的网络文学粤军队伍,推动广东网络文学工作继续走在全国前列。

双语文学丛书和少数民族母语丛书的出版越来越普遍。《文学翻译双语读本丛书》的出版就是一个典型的例证。这套书精选了60多篇在《民族文学》少数民族文字版发表过的优秀翻译作品,并与汉文原作一起出版,增强了少数民族母语文学与汉语文学之间的互动性。图书出版后入选“2017年中国文艺原创精品出版工程”。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和四川民族出版社联合编选了《藏族青年优秀诗人作品集》(十卷本),包括白玛央金、琼吉、蓝晓、王志国、唐闯、扎西才让、刚杰·索木东、嘎代才让、德乾恒美、单增曲措等藏族诗人的作品。这些作品原本是使用汉语写成,而后由一批藏族译者翻译成藏语,以双语的形式出版,展现了藏族青年诗人的创作面貌。四川民族出版社还推出了《中国彝族母语诗歌大系》,收录了310位彝族诗人的诗作,展示了彝族母语文学创作的活力。优秀蒙古文文学作品翻译出版工程组委会编选了《游动的群山》(诗歌卷),精选蒙古族诗人朝鲁门、萨仁其其格、勒·楚伦等人的优秀诗作,翻译成汉文集结推出,展现了草原诗歌的风貌,呈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

他表示:“这么多好作品通过大赛形式源源不断地出现,也是说明现实题材与网络文学的有机结合绽放出了新的火花。网络文学所特有的想象力丰富、立足大众视角、呈现百花齐放等特点与现实题材相结合,形成了一部部与当下多数普通人的生活和情感产生共振共鸣的,人民喜闻乐见的正能量作品。”

开班式上,阅文集团总编辑林庭锋和副总编辑侯庆辰先后发言。他们高度认同广东省作协举办此次专题研修班的重要意义,并表示将继续加强双方密切合作,共同推动广东网络文学持续繁荣发展。

2017年,多部少数民族文学理论批评方面的著作涌现。由暨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多元一体视域下的中国多民族文学研究丛书》,主题、领域、视角多样丰富,针对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的创作现场,既有个案剖析,也有对总体问题的论述。其中,刘大先的《千灯互照》针对2006年至2015年少数民族文学年度发展情况进行了考察,林琳的《族性建构与新时期回族文学》对新时期以来回族小说进行了详尽的分析,孙诗尧的《锡伯族当代母语诗歌研究》则对锡伯族母语诗歌的发展展开论述。这些著作涉及大量的文学创作资料与作家作品论,尤其关注当下的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生态,为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研究与资料编纂提供了丰富的素材。

ag亚游8 1

此次培训班邀请了广东省委党校老师做《牢记嘱托
走在前列——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广东代表团审议时的重要讲话》《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等专题讲座和辅导,也邀请了业内资深编辑和著名作家作“合情合理的想象世界”、“幻想与现实的平衡”等讲座,就网络文学创作的各种技巧包括网络文学中的现实题材创作等问题与学员们分享经验和体会。

发表阵地多样化,各类文体佳作迭出

上海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彭卫国

广东是网络文学大省,一直以来网络文学作者、作品、读者数量居全国前列。广东省作协也是全国最早开展网络作家培训的,从2010年至今,每年都举办一至二次网络作家的专题培训班,迄今广东省作协培训的网络作家人数已经近700人次。广东省作协高度重视发展网络文学事业,近年来推出了一系列促进网络文学繁荣发展的重大举措,如创办全国第一份公开出版发行的网络文学评论学术期刊《网络文学评论》、聘请全国知名文学评论家担任刊物专家顾问、与全国14家有影响力的大型文学网站签署战略合作、创立网络文学创作基地、建立”岭南文学空间”网络文学面向广大读者的活动平台等。

想要梳理少数民族作家的文学发表情况,实属不易。一方面,少数民族作家在发表作品时,并不是都发表在民族文学方面的刊物上,所以需要关注全国众多文学刊物;另一方面,即使仅就民族文学领域的刊物而言,也是数不胜数,除了中国作协的《民族文学》,还有各个少数民族地区的刊物,既有汉语刊物,还有很多少数民族母语刊物。作为一个读者和研究者,面对如此庞大的对象,我只能选择自己相对比较熟悉的对象和领域进行言说。

起点中文网副总编李晓亮进一步透露,目前第三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题材征文的参赛作家已覆盖到全国绝大部分地级市,绝大部分是兼职作家,原职业覆盖教授、技工、律师、医生、编剧、白领、小企业主、农民工等各行各业。

ag亚游8,在诗歌方面,《民族文学》所刊载的作品体现了诗人们的多向探索。如何抒写传统,如何把握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关系,这是少数民族诗人在写作中经常思考的命题。蒙古族诗人阿尔泰在《牧牛人》(查刻奇译)中塑造了一个父亲的形象,作为“牧牛人”的“父亲”,似乎是整个民族习俗传统的缩影。彝族诗人普驰达岭从彝族典籍《指路经》中汲取养分,创作了诗歌《石头之书》,抒写彝族各个支系的共同祖先和记忆。壮族诗人韦廷信诗作《剪布》中,“阿布”和“布妈”不仅是母子关系的隐喻,同样彰显了诗人试图回归民族性、文化寻根的意图。藏族诗人诺布朗杰的《一把雕花藏刀》、维吾尔族诗人吾斯曼·卡吾力的《家乡的星夜》、羌族诗人雷子的《马鞍戒》、瑶族诗人唐德亮的《红头巾》、锡伯族诗人顾伟的《原点》等也从不同角度书写了对传统文化的思索。

“大家知道,网络原创文学,最初是从幻想题材开始,玄幻、武侠、科幻、仙侠、游戏等题材铸就了早期网络文学的兴盛。但是单靠幻想,撑不起一个行业,长久而言,也无法满足数亿网络读者日益增长的精神需求。近些年来,就有很多读者与评论家对网络文学作品不满意,说剧情套路化,人物脸谱化。为什么?因为不接地气。只靠幻想,没有从现实中吸收营养,没有从生活中寻找素材,终究段子会用完,思路会枯竭。”

诗歌除了要表达久远的历史和古老的传统,还必须关注当下多元的现实生活。书写现实生活,关注日常经验,也成为很多诗人的选择。哈萨克族诗人哈志别克·艾达尔汗在《有人向我提起春天》中抒发对爱情和日常生活的独特体会。回族诗人马永珍在《羊羔舔碎了新月》中,用轻快的语调书写了牧民们的生活细节。土家族诗人冉冉的组诗《夜幕合围之前》、朝鲜族诗人姜孝三的《爷爷的背架子》、满族诗人姜庆乙的组诗《转身》、满族诗人胡卫民的《离乡的月亮》、苗族诗人末未的组诗《在黔之东》、纳西族诗人和克纯的《花语在左,泉音在右》等诗作,或关注现实生活中的重要事件,或书写个体在时代、社会中的独特生命体现,充分展现了少数民族诗歌的多样性。此外,很多女诗人的诗作中体现了鲜明的性别意识。比如,藏族女诗人康若文琴的《尕里台景语》、维吾尔族女诗人琪蔓古丽·阿吾提的《你为何像鸟羽一样飘落》、彝族诗人鲁娟的《一个阿玛穿过城市》、回族诗人锁桂英的《窑山顶上的那棵树》、满族诗人苏兰朵的《虚构》、满族诗人安然的《盗词人》等作品,或体现女性诗人的细腻、敏感、柔情,或彰显了她们对自我处境和身份的复杂思考。

在他看来,现实题材的写作正在帮助网络文学打破套路化、模式化的症结,拓展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等文体方面,亦是佳作迭出。例如,在《民族文学》2017年度获奖作品中,仡佬族作家王华在小说《陈泊水的救赎之路》中探讨人性的冷漠与救赎;苗族作家第代着冬的小说《口信像古歌流传》用先锋的艺术手法进行关于本民族文化传统的叙事;壮族作家陶丽群的小说《打开一扇窗子》以第一人称讲述了一个位于中越边境的村庄发生的故事及其女性家族经验。回族作家阿慧的报告文学《大地的云朵》记录一群中原拾棉工赴新疆务工的故事,体现了作家对现实的关怀。蒙古族作家鲍尔吉·原野在散文《土离我们还有多远》中书写了对自然、生态等问题的思考与关怀。

“各种偏现实的生活题材作品越来越受读者喜爱,亲子、职场、婚姻等等题材都引起追读热潮。各种传统文化作品也越来越受到读者追捧。各种励志题材的涌现,也成为了读者的精神食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