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齐放春满园,在诗歌中实现民族与世界的对话

图片 3
诗词歌赋

1月11日至13日,2018北京图书订货会在中国国际展览中心(老馆)举办。作为每年第一场全国性书展,北京图书订货会被赋予了行业“风向标”“指南针”的重要意义。它不仅推动了全民阅读,也是业内外人士沟通交流的信息平台。

我国研究萨满文学,较比国际上起步晚一些,仅20世纪的百年中,我国研究萨满文化的情况大概分为三个阶段。

<
图片 1

在今年的订货会上,近50万种2017年以来的新书和精品图书与读者集中见面。其中,包含了“国家图书奖”“中华优秀出版物奖”“大众喜爱的50本好书”“中国好书榜”等获奖作品。除此之外,各种文化活动、新书推介活动多达180场,名家经典图书发布、
“流量”担当见面会、作者分享会,以及线上线下精彩互动活动等在现场交叉展开,热烈的场面随处可见。

第一阶段是20世纪初至50年代末。这一时期,我国萨满文化的研究和调查资料,还未受到大量学者们高度重视,当然这是有一定的历史原因的。这时期只有一部完整的萨满文化和民族志著作,即民族学家凌纯声著的《松花江下游的赫哲族》,出版于1934年。还有三篇介绍北京故宫坤宁宫萨满祭祀情况“由坤宁宫得到的几种满人旧风俗”,分三次刊登于由“北大研究所国学门歌谣研究会出版”的“歌谣”集中,出版时间大概是20世纪30年代左右。

“多彩华章——中华民族大团结作品展”展览作品: 庆丰收。 黄胄作

1月11日,《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新书分享会在北京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副主席吉狄马加,《世界文学》主编高兴,北京大学法语系主任、全国傅雷翻译出版奖组委会主席董强,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汪剑钊等出席了分享会。

这一时期材料和著述虽然不多,但已经揭示出中国原始古代的萨满文化内容沉积着丰厚传统文化内涵。

图片 2

吉狄马加是著名彝族诗人,他不仅以自己的诗歌实践从四川凉山走向全国、走向新时期中国诗坛的前沿,而且在诗歌中实现了与世界的对话。

第二阶段是20世纪50年初至70年代末。这一时期,由于我国政治局势的具体情况,在社会科学研究领域里,为了撰写各民族的民族志和民族政策的需要,主要有社会科学院的民族研究所为主,对中国少数民族进行了政治,经济等全方位的民族调查,其中也包括了文化内容,有部分萨满文化。但这部分调查资料主要是20世纪80年出版。如《赫哲族社会历史调查》(黑龙江省朝鲜出版社,1987年)。《鄂温克族社会历史调查》(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6年)。《达斡尔族历史调查》(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85年)等。这一时期的调查材料,不仅仍表明中国的萨满文化内容丰厚之外,还为以后的中国萨满文化研究的兴起,提供了非常必要的准备。流传于我国东北几个民族的《尼山萨满》满文手抄本,就是这一时期得到的,学者们称之为“民族所本”。

“意象世界 多彩中国——民族微型艺术国际大展”展览作品:静物。阿勇嘎作

据该书的编者和出版机构介绍,《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一书是世界各国诗人、学者、评论家对吉狄马加诗歌创作的赏析和评论,多角度解剖了其诗歌创作的特点和成就,进一步挖掘出诗人对祖国、对民族、对同胞的眷念之情。

第三个阶段是从20世纪80年代到现在。这一时期主要是随着国内改革开放的形势,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政策的号召下,在研究和调查萨满文化的领域里,出现了空前未有的活跃,蓬勃发展的兴旺局面。这一时期的萨满文化调查更为开放,调查范围也向更广阔的领域开展,可采用的调查和研究方法,已突破了原来的按步就规的文献和理论研究,而是一种全方位的、全部的、完整的利用田间作业和现代科学技术手段,录相、录音和实地考查等,立体式的获得萨满文化资料。这种更灵活,更自由的方式,使得许多新鲜的萨满资料得以发现、发掘出来。因此,中国的萨满文化研究也向更深,更广的领域进展。具体表现如下:

图片 3

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布匣典藏版制作精美,采用中文与外文对照的方式排列,汇集了包括英语、德语、俄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孟加拉语、斯瓦西里语等在内的18种文字、54个版本信息,无论从语种还是容量来说,都是一本超级厚重的“大书”。

第一是1981年春天,2月中旬,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在北京召开了,由富育光先生请来了傅英仁、石光伟、石清山(大萨满)、石清泉(家萨满兼族长)和石清民(老家萨满),到所里来进行了萨满文化坐谈会。贾芝先生认为是“研究民族文学的重要着手点之一”。当时,几位萨满进行跳神表演,同时又将带来的萨满文本送于本所。老所长贾芝先生对此深感重要。在《满族萨满神歌译注》的“序言”中说:“我第一次看到了他们带来的‘神本子’,看了其中赞颂鹰神等的神歌,深感这些原始宗教的经典记录和它们的传授者萨满,对探讨,研究民族文学和宗教的关系,表演艺术的起源异常重要”。这一次坐谈会,有半月之久,人数虽不多,但影响却很大,尤其是在我国东北地区,起到了重视和挖掘萨满文化的号召作用,使其研究推向全国。

“凡华·丽影”——当代少数民族女性题材(中国画)美术作品全国巡展”展览作品:蒙古王妃。

在分享会现场,吉狄马加简要介绍了彝族史诗和诗歌传统对自己的巨大影响。他说:“彝族是一个诗性的民族,诗歌在我们的精神生活和世俗生活中都占有重要的位置。我们许多历史典籍乃至于浩如烟海的人文思想遗产,大多是用诗歌的形式完成的。彝族丰富的创世史诗、英雄史诗,以及优秀的抒情诗歌,对我的作品的艺术呈现以及气质形成,都产生了重要影响。”

第二是1988,1990两次在我国东北长春,由吉林省民族研究所主办,召开了全国性的萨满文化研讨会。老学者秋浦和满都尔图先生都参加了。会议有壹佰来人参加,富育光、石光伟等专家是主持人。会上对萨满是否宗教以及它的性质和各民族的表现形式进行深刻探讨。同时会议期间,还放了许多萨满文化的录相和展示了萨满文化的相片及实物,录相有石姓、关姓、厉姓、杨姓,实物有萨满法器和穿戴等。

百花齐放春满园,在诗歌中实现民族与世界的对话。我国是统一多民族国家,民族美术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化多样性与丰富性的具体体现。在新中国美术发展的历程中,民族美术在丰富美术家创作题材、拓展表现空间、提高创作水平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017年,在“二为”“双百”方针的指引下,民族美术创作百花齐放、异彩纷呈,与此相关的各类活动也大有井喷之势。这些民族美术主题活动,与民族美术创作实现了良好互动,推动形成了民族美术繁荣发展的新局面。

法兰西文学院院士、著名法国文学翻译家、文化学者董强认为,彝族丰厚的诗歌传统让吉狄马加的诗歌具有独一无二的魅力。他认为,吉狄马加的诗歌具有高度的抒情性。而在汉语诗歌中,这种抒情性是被压制的。吉狄马加在边缘与中心找到了独特的方式,赢得全世界诗人的共鸣。

这两次会议再次将萨满文化的研究和调查推向高潮和深入发展。

民族团结——民族美术创作贯穿始终的主题

诗人、罗马尼亚文学翻译家高兴认为,吉狄马加是自然之子,他的诗歌和自然界有着紧密而和谐的联系;同时,他又是一位“世界公民”,具有宽广的世界视野和人类情怀。在高兴看来,“我们说,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这句话有可能只对了一半——越是被提升了的民族的,才能越是世界的。吉狄马加将民族的诗歌提升到世界的高度、诗意的高度、心灵的高度。”

第三是1995和2000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在北京召开了萨满文化研讨会。一次是全国性的,一次是北京市的。两次会议中都有实物展示。主要是萨满神本。

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很多民族美术家围绕“民族大团结”这一主题进行创作,涌现出了大量的经典作品。这些作品在阐释和传播党和国家民族政策、弘扬中华民族精神、增强中华民族认同、提升中华民族凝聚力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近年来,在相关部门的指引下,以“民族大团结”为主题的美术展览活动逐年增加。除了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全国性民族美术展览以外,民间资本介入参与国家重大题材建设也是值得关注的现象。

诗人、俄罗斯文学翻译家汪剑钊认为,吉狄马加的诗歌,善于将美和力量结合起来。比如,《雪豹》等诗歌,既有征服人的力量,也让人在美中陶醉。《吉狄马加的诗歌与世界》这套书,为吉狄马加的诗歌生涯作了阶段性总结,也是对中国诗歌致敬的行为,初学写诗的人可以从中学到创作智慧。

这两次会议再次在北京地区以及全国内,推动了萨满文化的研究进程。

2017年5月1日,北京市黄胄美术基金会和北京洛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共同举办了“多彩华章——中华民族大团结作品展”。这次展览以黄胄创作的反映民族大团结主题的作品为主线,邀请黄胄的学生、“黄胄美术奖”获得者以及卓有成就的少数民族艺术家参展。展览展出作品153件,其中包括《塔吉克女教师》《育羔图》《宾至图》《好客人家》等经典作品。作品反映了塔吉克族、哈萨克族、维吾尔族、傣族等少数民族的生活场景,体现了目前我国民族题材人物画创作的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