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亚游8】首届土家族文学奖在重庆黔江颁奖,中国网络文学走进现实主义新时代

诗词歌赋

600余万名写作者、近千万部网文作品储备、200余种内容品类、1.918亿月活跃用户——这是阅文集团日前发布的一组数据。过去20年,中国网络文学经历从无到有、从星星之火到广为人知、从非主流到主流的过程。数据显示,2016年网络文学市场规模46亿元,今年预计达63亿元。

“2017年成为中国网络文学进入新时代和黄金期的跃升台阶。”中国作协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对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与网络作家队伍建设评价较高,甚至认为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年份。

7月14日晚,由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重庆市黔江区委、区政府主办的首届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文学奖“土家族优秀作品奖”颁奖典礼在黔江区举行,12部作品获得中国土家族文学创作最高成就殊荣。

网文改变了文学作品的长度,改变了写作者的构成,培育了无数文学读者。回望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20年,网络文学与主流文学的边界日益模糊,文学生态已在潜移默化中发生巨变。

走进现实主义新时代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白庚胜,中国散文学会会长王巨才,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常务副会长叶梅,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秘书长、《民族文学》杂志社副主编赵晏彪,重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文化委主任张洪斌,重庆市作协党组书记、副主席辛华,以及黔江区有关领导出席颁奖典礼,并为获奖作家颁奖。

从读者到作者

陈崎嵘表示,首先,网络作家的时代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明显增强。党的十九大对中国社会主要矛盾的新表述和发展阶段的新划分,指明了时代和方向,网络作家们普遍受到鼓舞、激励和启迪,社会各界和网络作家自身对网络文学的期许不断提升。

“土家族优秀作品奖”是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主办的继中国蒙古族、哈萨克族、朝鲜族优秀作品奖之后的第4个文学单项奖,代表了中国土家族文学创作的最高成就。首届土家族文学奖评选范围包括2013年1月1日至2015年12月31日期间发表的文学作品。其中,中篇小说集《温暖的亡灵》、长篇小说《家园万岁》《盐大路》、诗集《无言的爱》和散文集《鲍坪》等5部作品,荣获“优秀作品专著奖”;中篇小说《长寿碑》《没想到这园子竟有那么大》《山村猪事》、散文《低处的流淌》和组诗《和生命有关》等5篇作品,荣获“单篇优秀作品奖”;文学评论《抵制记忆与遗忘书写——沈从文创作心理论》和中篇小说《险护巴国廪君剑》等2件作品,荣获“新锐奖”。

网络文学的数百万名作者几乎都由读者转化而来。2008年,阅文集团起点女生网白金作家吱吱开始在网上连载第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以和为贵》。此前,她是资深的网络文学读者。“2005年左右,我在租书店读到网络小说《一代军师》,但当时书店没有出完本,有人告诉我可以在起点中文网上找书看。从那之后,一直是网文的忠实读者。”这一时期,各大网络文学网站初具雏形,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晋江原创网等纷纷成立,为后来的网络文学版图奠定基础。

其次,党政部门对网络文学的领导和引导作用明显增强。由党政部门和群团组织主办的网络文学活动大大增多,网络作家培训规模越来越大,第一家网络文学研究院、第一个中国网络作家村相继诞生,网络作家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进一步得到提升。

白庚胜在致辞中说,“土家族优秀作品奖”颁奖典礼不仅是少数民族文学的盛会,也是中国文学的盛会,对促进土家族文学创作和武陵山区文学创作具有示范意义,也为促进全国其他少数民族文学创作提供了一个可借鉴的样本。希望社会各界关注和支持“土家族优秀作品奖”,让奖项能立得住、叫得响,办得长久、办成品牌。

吱吱以“古代言情”为主要写作门类,“古言有一个特点,情节是编造的,但细节、框架会尽量贴近真实。我会去读很多历史类书籍以及硕博士论文,看看有没有可以参考的新观点。”她写了《庶女攻略》《好事多磨》《花开锦绣》《九重紫》等8本小说,在近日发布的《2017中国网络文学女作家影响力TOP50》中,吱吱以小说《慕南枝》位居前五。

第三,涌现出一大批网络文学的精品力作,其思想深度和艺术水准明显高于往年,受到网民普遍追捧和专家高度评价。更为可喜的是,现实题材创作逐步增多,其作品质量明显提高。有一些专家据此认为,中国网络文学原先幻想类作品一家独大的现象开始改变,多元化格局正在形成之中,这对网络文学发展无疑是个好消息。另外,业界对网络文学IP(原指知识产权)转化和文化产业母本的理解趋于理智。网络作家参与转化和孵化的热情大为高涨,一批网络作家工作室或文化公司应运而生,破茧而出。

叶梅说,“土家族优秀作品奖”的评选和颁奖,必将有力促进土家族文学的发展繁荣,助推黔江、重庆、武陵山区及中西部地区文学的进一步发展。

去年3月29日,二目在起点中文网发布玄幻小说《放开那个女巫》的第一章。作品一炮而红,成为2016年度最热销的奇幻类小说。“我读高中的时候开始看网文,去年开始写小说,最大的原因是‘书荒’。”二目算了算,十多年来,历史、奇幻、都市、玄幻类的小说都读,“至少看了100本。”

风起于青萍之末,潮成于引力之后。陈崎嵘注意到,2017年各类网络文学的评选活动,特别是全国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由广电新闻出版总局一家改为与中国作协合办;北京市多部门联合举办“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中华文学基金会与有关单位联办“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等等,一是说明网络文学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与呵护,宣传推介力度逐步增强;二是更加注重遵循网络文学发展及其转化的规律,专业的事由专人做;三是对网络文学的关注由“文”及“人”,讲究文品与人品的统一,提倡德艺双馨。陈崎嵘认为,这类活动如能持之以恒,必将对广大网络作家产生示范效应。

黔江区委书记余长明表示,首届土家族文学奖的举办,掀开了土家族文学发展史新的一页,必将推动黔江文学创作和旅游大区建设,提高黔江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从网文读者到作者,最直接的优势是懂得读者的喜好,适应网文创作环境。二目说:“网文作家并不像医生、法官有那么强的职业属性。很多人都是从爱好开始写作,一边当作者,一边继续当读者。”在吱吱看来,网文的作者和读者就像朋友,“向一群朋友叙述故事,有时也会参考他们的意见。”

全国网络文学研究会会长欧阳友权认为,中国网络文学发展20年,2017年是一个拐点,这大抵有三个方面的表现:一是得到政府前所未有的重视,2017年的网络文学享受到“政策红利”,“大力发展网络文艺”已经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二是网络文学已经走过了规模扩张期,开始进入“品质为王”新时代。高度市场化建立起来的商业模式,为网络文学赢得强劲的驱动力,持续性的爆发式增长,中国的网络文学已经形成巨大的规模和体量,40家主要文学网站原创小说的累计数量已达1400余万部。可以预料,网络原创作品还会继续增长,但增速可能放缓,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无论作品存量还是新作的增量,都不会是网络文学关注的重点,而提高作品质量、突破自我阈限,才是整个网络文学业态所要追求的目标;三是网络作家关注度得到提升,成为“新社会阶层”。

赵晏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文学是56个民族的作家共同创造的结晶,而800多万土家儿女中产生了许多优秀的文学家、艺术家,他们用众多的优秀文学作品,丰富着中国文学。首届土家族文学奖的获奖作家们,用他们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精品力作,繁荣着中华多民族文学宝库。

从传统文学到网络文学,作家的身份改变了。上海大学中国创意写作中心主任葛红兵说:“文学的生产机制变了,网文创作更面向读者。读者用手投票,作品好,点击量高、购买量也高,就能冲榜单,获得编辑推荐。”

IP成功转化

【ag亚游8】首届土家族文学奖在重庆黔江颁奖,中国网络文学走进现实主义新时代。颁奖过程中,各族演员们表演的迎宾舞蹈《黔江老调》、民歌《对门对户对条街》《阿蓬江上对山歌》、舞蹈《女儿寨里挨哈子》《濯水月光》、歌伴舞《太阳出来喜洋洋》等精彩节目,让现场的观众们享受了一场“视听盛宴”。
(钟天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